缄默_

嘟&宰 磕all嘟&all宰 蓝家女人

1个简单粗暴的lof手机排版教程

爱君笔底有烟霞:

想必很多写手一提到lof客户端排版都有白眼翻到天灵盖的冲动


无论你敲了多少个回车键,最终还是只显示一个空行


开电脑就为了加粗个标题


链接只能干巴巴地贴一个网址


等等等等。


lof客户端没有编辑器,但是我们可以手动呀。


我们的目标是,手机能做到的,绝不用电脑来解决。


先上效果图:





(八百人尖叫鼓掌音效.mp3




在html语言里,<>这个符号就代表一个功能键,比如<b>的功能是加粗。


用法就是:<b>把你要加粗的文字放到这个标签里来</b>


你可能要问了,为什么结尾处有个</b>呢?


这是作为这个语句的完结,就像双引号要打完整一样。


只有框在这个完整标签里的文字,才会有这个效果。


也就是说,你用 <b>第一章</b> 加粗完章节标题后,可以随意地在后面输入文字,就像我现在干的这样。




如果实在看不懂,请点这里看视频教程




以下是每个功能的格式,复制后替换文字部分就可以了。




加粗:<b>输入你要加粗的文字</b>


引用: <blockquote>输入你要引用的文字段落</blockquote> 


下划线:<u>输入你要打下划线的文字</u>


删除线:<strike>输入你要打删除线的文字</strike>


圆点标题:


<ul>


<li>输入第一个小标题</li>


<li>输入第二个小标题</li>


<li>输入第n个小标题</li>


</ul>




数字标题:


<ol>


<li>输入第一个小标题</li>


<li>输入第二个小标题</li>


<li>输入第n个小标题</li>


</ol>




插入链接:<a href="http://www.baidu.com" target="_blank">输入你要显示的文字</a>


(注:第一个引号中的网址替换成你需要的网址,我这里用的是百度)




最后,如果想插入空行怎么办?


在你任何想要空行的地方直接输入:<br>


大段大段的空行:<br><br><br><br><br>




补充一个大家最关心的艾特功能及常见问题

【生贺】那年花开得不好


现实向/轻微ooc
文章切勿过度解读谢谢



1.

金钟云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发现自己对李赫宰感情变化的。
明明之前就是亲近的弟弟,练习生时期一起跳舞一起吃泡面。之前就算是用同一双筷子睡在一张床上也不会有什么别的感觉。
但最近真的很奇怪。
只要李赫宰一靠近金钟云就浑身不自在,尤其是他把脸凑过来软软糯糯地喊哥的时候,金钟云觉得自己大脑立刻响起了充血信号,他甚至想飞快地逃离现场并临走前再给这小子一脚。而每次他故意后撤与李赫宰拉开距离后,他这个弟弟就会纳闷地皱起眉头来看他,仿佛他做了什么奇怪到他不能理解的事情一样。
其实金钟云也不能理解,他为啥会对一个已经在一起十几年了的弟弟紧张。
上一次这么紧张的时候是遇到了一个正符合自己理想型的女人,但这两人好像并没有什么联系。
金钟云简直想捶自己的脑袋。
能有什么联系,一个弟弟一个女人,难不成自己还能喜欢上自己十多年的弟弟不成?

OK,算我瞎立flag上帝故意想打我脸好吧。
金钟云在他最爱的咖啡厅喝了一壶茶两杯美式呆了四个小时四十四分钟之后终于得出了结论。
他可能是真他娘的喜欢上自己十几年的弟弟了。
金钟云自认为自己三十多年的人生在感情方面已经不可能再烂了,没想到,还真的可以更烂。
这下好了,他不用找不会劈腿的女人了,因为他喜欢上了一个完全没戏的直男弟弟,直男弟弟不仅不会劈腿,还他妈不会喜欢他呢。
金钟云摸出手机,鬼使神差地给他刚刚发现的暗恋对象发了信息。李赫宰应该在玩手机游戏,秒回了两句玩笑加一长串的kkkkk。
金钟云撇了撇嘴,“真是个傻子。”
想了想又在心里叹了口气,“真是个可爱的小傻子。”


2.

很忙,忙完回归忙巡演,忙完巡演忙综艺。
金钟云已经很久都没有这种奔跑起来的感觉了,在某个不引人注目的瞬间,他忽然意识到自己早已不是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了。
三十多岁的年纪,看着周围二十出头青涩的精致面庞,他开始不好意思叫自己年轻人。
是啊,早就不年轻了,服完兵役都好几年了,现在笑起来眼角都会有细小的皱纹,那曾经是他嘲笑特哥的资本,没想到岁月不饶的不只是队长,还有他这个后知后觉的主唱。
在大队没有活动的时间里,金钟云一直处于一种不安的状态。他生性敏感脆弱,服兵役时正处于团队的巅峰发展时期,两年后退役时却发现了粉丝的流失。之后的个人solo成绩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尽人意,他再也感受不到曾经粉丝们给他的磅礴又歇斯底里的爱意了。

直到他那个弟弟的退伍。
怎么讲,很神奇的是他好像看到了自己摸不到的光。
在练习室里他叽叽喳喳坐不住,一会去跟特哥撒娇一会去揉神童的肚子,一会去敲敲希峰的腿一会跟东海头挨头躺在地板上喘粗气,得空还要让马社长掏钱买饭吃。
金钟云维持了两年的平静生活状态在李赫宰这个小皮猴的折腾下土崩瓦解,他暴怒大喊和激动流泪的次数与日俱增,且都与他息息相关。

要说怎么会突然喜欢上自己的弟弟呢,大概是因为,他身上有能把他从不安中拉出来的,很耀眼的光吧。



3.

“呀你真的不喜欢跟我在一起吗?我很喜欢。”
金钟云快被他眼前嘴角挂着坏笑又装作自己很委屈的死小孩气死了。
他们在Super TV拍摄现场,主题是我们同居了。说实话他真的没有想到会跟李赫宰分到一组,之前Tom and Jerry也只是综艺设定而已,其实私下他和这个弟弟的关系并没有那么冤家,但是这个放送机灵鬼总会抓住综艺里面搞笑的点来放大。
比如说只要镜头的灯一亮起来,金钟云就会看见李赫宰的眼睛里闪着诡谲的光芒,此时他的脑袋里一定打了好几个没安好心的小算盘,打算看准时机晃着一肚子坏水扑倒金钟云。
“呀,在我生气之前收敛一点啊。”金钟云无奈地丢下这句再不听话就挨打的警告,看了一眼眼前的弟弟,发现他好像压根一点都没忘心里去。
得,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吗?跟他站在一起就没好事,先躲了吧我。
金钟云从李赫宰站立的大玻璃门开始撤,一直退到了窗户附近,瞟了一眼镜头觉得还是这里最安全。
可随后他就发现,李赫宰的攻击射程估计要以千米计算。
“坐车的话不能大家一起吗?”

直到金钟云完成了今日飞踢李赫宰的任务后坐上车时心里还有一个疑问,为什么这个死小孩能够做到百分百命中他的爆发点呢。


4.

跟李赫宰一起吃路边的小吃,走地下通道,穿越一条条画着涂鸦贴着广告的小巷。路上会聊起从前也会说到现在,他迎着阳光尤其明媚的脸蛋让金钟云的内心柔软一片。
那是他的弟弟,他最喜欢的人。
之前就算意识到自己喜欢李赫宰也没有具体去丈量过这份喜欢到了什么程度,在金钟云的潜意识里总认为这只是一些人生小插曲,也许是兄弟宠爱误认为是爱情,也许是短时间的正常感情波动。
但就在走这不到三十分钟的路程里,金钟云忽然意识到了他对李赫宰感情的真正意义。就算再怎么在心里下意识地躲避这件事情,他也无法否认自己真正的感情。
因为在和李赫宰独处的时间里,他满心满脑只想着要让他开心,让他快乐。甚至想跟他待得更久一些,说话也好不说话也好,光是看着他金钟云就觉得自己已经满足了。
这样看来自己究竟有多喜欢他呢?他说不出。
他没法控制自己的感情,就像他无法丈量自己的这份久违的喜欢有多深沉一样。
金钟云扭过头看向仰着小脸手拿着Go Pro的人,风吹起了他的风衣衣角,他小声喊着好冷好冷却把嘴咧得更开。
完全就是个,无限燃烧的小太阳嘛。

金钟云觉得自己越来越像个刚二十出头的毛头小子了。看着李赫宰张嘴等投食也会心跳加速,吃着他喂的三大块米肠也会觉得开心,想着过会要亲自给他挑衣服跟他坐着喝咖啡聊天就兴奋得不行。
但他真的忘了李赫宰的满肚子坏水和调皮捣蛋一流的花花肠子。
所以当金钟云看见李赫宰步入女装店并津津有味地开始挑起来的时候,他心中储存的一切浓情蜜意瞬间就烟消云散了。
好样的李赫宰,你成功地引起了我的注意,要不是喜欢你我真滴很想一脚蹬到你脸上。

不,即使我喜欢你,现在也很想蹬你。



5.

金钟云又一次觉得自己在李赫宰面前真的没有底线没有原则。
本来是至少要呆上两个小时的咖啡厅,在面前这个皱着脸撅着嘴故意在他面前展现自己坐立不安不想再待了的死小孩的折腾下他竟然没到一个小时就决定离开了。
本来是死都不会穿的女士衣服,在面前这个假装赌气蜷在角落委委屈屈抱着腿低着头不说话也不理他的死小孩的威逼利诱下他竟然无意识地马上换上了衣服。

想着他这个撒娇耍赖装生气装难受简直无恶不作的弟弟,金钟云面对晚间采访无奈地说道,“他不是喜欢吗。”
虽然是很享受很喜欢的咖啡厅时光,但是这个一个劲儿把茶当水一口闷喝下去的弟弟明显坐不住了,那待不到一个小时他也不觉得可惜。
虽然是恶搞的女士衣服,但是是这个真的很认真地走了好几家店逛了很久的弟弟挑的,那穿一下其实也没有什么关系。
因为,他不是喜欢嘛。



6.

又是一年的春天,赏花的季节终于到了。
意外的,金钟云和李赫宰都是特别喜欢看花的人。是会为了看花提前几天计划好,坐几个小时的车只为在花盛开的时候感受一下春天的人。
偶然在美容室遇到,又偶然聊起了这件事所以就偶然地临时决定两人一起去赏个花。
李赫宰对于金钟云没有计划赏花却又花足了时间化妆做造型很不满,一直嘟嘟囔囔挑着他哥的刺,最后被忍无可忍的金钟云捏住后脖子拎上了他自己的车。
金钟云平常不怎么开车,连来美容室都是拜托经纪人的,所以开车重任自然而然地就落到了李赫宰的身上。

李赫宰钻进他的黑色奥迪里时还在一直怼着金钟云,“哥身上饰品太多了,咱们是去看花的又不是去摆摊的。”
金钟云停下了整理刘海的手猛地回头看向李赫宰,成功地看到他被吓得一哆嗦差点没撞到车门那去的场面。
本来想板着脸狠狠地骂他一顿的,结果被他瑟缩的可怜样逗得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金钟云觉得自己很没面子,最难办的是这个弟弟又眼力见儿超群,看他没生气马上又得瑟了起来。

唉,又输了。
金钟云真的很泄气,每次一遇到李赫宰他就完全没办法控制住自己的心情起伏,而那位掌握着他心情起伏的人正美滋滋地放着那首开车必听的“用爱填满”之歌,气得金钟云简直想捏他后脖颈。

听了一路的“用爱填满”,金钟云觉得自己的脑袋已经被这首歌填满了,而某个罪魁祸首还开开心心地跑在前面回头冲他做鬼脸。
如今他们两个已经到了不用特意戴口罩戴帽子来掩盖自己是个本质爱豆的年龄,确实比年轻时更舒服自在,也更能享受自己真正的生活乐趣了。
对于早些年的金钟云来说,这种改变其实是一种危机和恐慌,而近年来他尝试着在这些改变中尽量地寻找快乐。
李赫宰还在往小路深处跑,很快两人的距离已经拉远到他在这边骂人李赫宰都听不清的程度了,金钟云只能叹口气提速追赶上去。

走到了花林深处也并没有什么人,仔细观察才发觉今年的花开得并不怎么好,或者是选错了赏花的时间。
花一片淡一片浓,有的半开有的全开,整体感觉十分混乱。
白白坐了几个小时的车,白白做了造型,白白想和李赫宰创造一些回忆结果还是败笔。
两人并排站在一起,却没有人开口说话。
金钟云觉得很丧气,寂静又有些凄凉的氛围让他又想起了他的一些经历。



7.

他刚出道时很努力,为了团队也为了自己努力把歌唱到最好。后来发现并没有人在意主唱的高音可以飙到F还是G,也没人在意他们稳到炸裂的live现场是他练了多久的气息才达到的成绩。
反倒是做综艺的成员们混得风生水起,于是他打算走艺能,想着自己的四次元一定有发挥余地,却被公司告知主唱的艺能禁止。他在少得可怜的整团综艺中努力发挥找梗希望得到重视,却在之后守着电视看播出版时发现自己的被剪辑。
后来他们真的走出了生路,他们成为韩流巨星,他们登顶他们造极,他们所向披靡。
而他却在巅峰时期接到了入伍通知书。
金钟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一个幸运的人,但他付出的努力一向远远大于真正的回报,回报率低得可怜。

“唉。”想着想着金钟云忍不住叹了口气。
“干嘛呀哥。”李赫宰忽然蹦哒了起来,“哎呀人生哪能像小说电视剧一样说赏花就一定看得见好看的花,出个门就能碰见命中注定我的她,随便刮着彩票就能轻松中奖啊。”
说着他低头捡起了被风吹下来的零落花瓣,“多捡几朵就能照相了,哥的造型不能白做啊,我可在那等了你一个半小时呢。”

最后金钟云在李赫宰死皮赖脸地央求下跟石桌上用花瓣摆的心和SJ合了个影。

慢慢踱步往回走的时候已经没有刚来时的兴奋了,李赫宰轻轻地哼着歌左右扫视着不怎么好看的花林。
“呀,你说咱们四十岁的时候会在干嘛?”
李赫宰被猝不及防地提问问得有点懵,“还能干嘛,唱歌跳舞做节目呗。”
“做到四十岁吗?”
“嗯,怎么了吗?”李赫宰回头看了一眼金钟云,带着一脸理所应当的神情,“哥现在不就已经三十五了吗?五年很快就会过去的,到时候哥估计还在节食减肥吧哈哈哈哈哈哈…”

其实金钟云并不这么觉得。五年后,他们就快迎来自己的二十周年了,那个时候他的少女们不止是为人妇,估计都要为人母了。他沉默着笑不出来。
李赫宰看他哥既没有暴跳如雷,也没有无奈地掐他脖子反而有些不习惯。他歪着头瞥了他哥一眼,大概知道他在想些什么了。
李赫宰转回头,抬起胳膊支在脖子后,“哥还记得之前我入伍前那年哭了好多好多次吗?”
“倒数几场演唱会的时候我真的特别卖力,说好在台上不哭的我就一点都没哭,最后一场的时候连希澈哥都哭了我也没哭,但是下了舞台想着马上就要听不见粉丝的尖叫和欢呼声的时候我偷偷哭了好几次。”
“好像是舍不得,但好像还有不甘心吧。快两年的兵役,出来之后我就是三十代的男人了,三十代还能做爱豆吗,我问了自己好多回,觉得好像不行了。”
“入伍之后,每天规律的生活状态,早上几点起床中午几点吃饭下午几点训练结束都是根据规定好的表格执行的。生活真的特别平淡,日子像流水一样就过去了,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熬。”
“周围都是二十岁刚出头的弟弟们,偶尔看他们说话会觉得有自己几年前的影子,又发现自己竟然会有这么大叔的想法。看着看着我就想开了,三十代怎么了?”
李赫宰仰起他的脸嘴角勾起一个漂亮的微笑,“二十代能做到的事三十代也能做到,二十代做不到的事三十代还能做到。我们的三十代,也一定是最酷的三十代。”
“所以哥,咱们四十代的时候,也一定会像现在一样做着我们二十代的时候做的事,过着我们幸福的四十代人生。”
“你得相信我呀。”



8.

那年花开得不好,还好有你。
花没记住,好歹仔仔细细地记住了当时的你。